沈睿想一想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shenrui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人类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?:阅读《人类简史》(一)

2017-02-15 07:00:1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988 次 | 评论 0 条


我十一二岁的时候,一天突然被几个同学围攻。围攻的原因很简单:因为上课的时候,老师问人类是从怎么来的,我举手回答:从类人猿变来的。什么是类人猿,老师问,我说:跟猴子差不多的动物。老师赞美了我,也纠正了我:类人猿跟猴子看起来有点像,但人类跟猴子是两个不同的物种,他们之间没有物种关系。


那个时候上课回答问题得站起来,我听了老师的解释,坐下来,“物种”两个字如钟声一样在我的耳边回荡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写这两个字,或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
我的同学们却对我很愤怒,他们突然认为我是“反革命。”中午放学回家我们排着路队回家,大家谁都不理我,我很纳闷,难道我做错了什么?我也不知道,因为无法知道。我怏怏的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下午放学不需要排队回家,我走出校门的时候,发现三四个同学在路边,她们走过来,我感到危险,虽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一个同学突然说:“你是反革命!”我愣了:我怎么反革命了?“你说人是猴子变来的!”我点头,是,差不多。“那你就是反革命!”我一头雾水,这怎么能是反革命?“因为如果人是猴子变的,你就是说,毛主席也是猴子变的,这不是反革命是什么?”“毛主席?”我惊讶地看着我的同学,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的逻辑。


那个时候,毛主席是太阳,是人类大救星,是神一样的领袖,谁敢反对毛主席,谁就是死路一条。我从来没有想过毛主席到底是人还是神,对我来说毛主席不是人,他与人没有关系。神与人类不是平等的关系的,神是创造者,神给出答案, 神就是答案。一切的神,无论叫什么名字,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基督还是默罕默德,他们都是答案本身,你不再需要寻找。


站在街口我被这几个同学的审讯是怎么结束的,我不记得了,但同学们的问题让我十分困惑:毛主席也是从类人猿变来的吗?(当然是,我心底的声音说。),可是我非常不确定,我回到家问父亲这个问题。父亲听了我的问题,呵斥说:“不许问这个问题!这个问题不是你需要想的事情!”


如果你信仰,你就不需要问问题了。问问题是人类的特权,可是我父亲要我放弃这个特权,放弃问问题,鉴于父亲的权威,我闭上嘴巴,不敢再问,不再问。(向我的父亲致敬!)


可是这个问题仍然跟着我,跟我上了中学。中学我们开始学历史,历史的第一课就是“劳动创造了人”——据说是恩格斯的理论,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,历史教科书说就是人学会了劳动,可以使用工具,使用工具的劳动创造了人类。我们还参观了周口店的北京人展览——周口店在我少年时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。我们乘公共汽车到达周口店,那里还是原荒一片的山峦,极度简单的博物馆,出土的实物你可以抚摸。我们在离博物馆不远的地方走进山中的北京人住的洞穴——那十万年前的洞穴还在那里,我觉得异常神奇,站在洞穴里,感到洞穴的凉气,那凉气是历史的凉气,穿过了十万年。


十九年前我带着我的美国学生再去周口店,周口店已经开始商业化了,在那个简单的纪念品店里我买了一套塑料制的北京人,带回美国给我的儿子。历史叙述也发生了变化:北京猿人生活在这里是七十到二十万年之前。


十万年二十万年,对今天的我来说只是数字,我对北京猿人的印象就是他们是中国人的祖先。我当然错了,九十年代的遗传基因分析已经证明,中国人与北京猿人没有一毛关系,人类的祖先是从非洲走出的——至少目前的理论是这样的。六万年到四万年之前,从非洲出来的智人来到地球的这个地点,我们的祖先开始在这块土地上生活。


在智人(Home Sapiens)逐渐蔓延到世界各地的同时,地球上同时共生的六种古人——六种可能会成为今日人类的古人消失,智人最终成为唯一留存的人类。这六种古人类——我在华盛顿自然博物馆里看他们的照片,(网上也可以查到展览 http://humanorigins.si.edu/evidence/human-fossils/species),想到自己也是这个无边无际的生命连接的一个小分子,非常激动,他们都是类人猿,却不是我们现在的人类。记得一次听诗人孙文波谈到人类的延续,他感叹我们存在的偶然与伟大,我心戚戚而动,很赞叹他思考的角度。


我们人类——智人——是从哪里来的?智人的祖先们二十万年前从非洲走出,穿过荒漠,走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在跋涉的历史里,与某些类人猿混血,现在的白种人有百分之一到四的尼安德特古人的基因。在漫长的几百万千万年的历史演化里,二十万年只是短短的一个时间,在这二十万年里,距今七万年前,一个不可思议的革命产生了,怎么产生的,我们一无所知,如自然博物馆里的展览所说:“我们对我们的物种还不完全知道,但我们知道得越来越多! (http://humanorigins.si.edu/evidence/genetics/one-species-living-worldwide)


智人在七万年前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革命,这个革命给智人无比的力量,让他们最终征服了地球,这个革命就是“认知革命”,据希伯来大学历史学教授于望·哈拉瑞在他的著作《人类简史》里论述。从七万年前到现在,三次革命改变了人类,第一次是“认知革命——七万年前“,第二次是农业革命——一万年前,第三次是科技革命——这个革命开始于五百年前,我们还在这个革命里。第三次革命将再次改变人类,我们人类将走向一个新的方向。


2017年新年以来我一直在读这本书,很少有书让我如此一气呵成地读完,我在Youtube上找到哈拉瑞教授的几十个讲座,对话,对谈。毫不夸张地说,我把能找到的都看了,听了,我被这个题目攫取了,我被这个题目抓住了,我着魔了,人类从何处来?我们是谁?


认知革命赋予人类特殊的能力,智人成为毁灭地球的唯一的力量,地球的每个角落,凡是我们人类足迹到达的地方,物种灭绝,环境改变,人类是如此的破坏力量,我们破坏了旧世界,新的世界却未必美好,那么生活的目的和意义到底是什么,这最终走向了哲学,走向了个体生命的终极意义:活着,你为了什么?你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?


2017/2/12


附:中文版豆瓣页面: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25985021/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奥维利亚惧怕衰老:生命的帆在时间…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沈睿

沈睿,美国某学院教授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